音樂學系
  
音樂學系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 >音樂學系 > 新聞資訊

講座綜述|高天教授:“對中國音樂治療發展的反思和后現代音樂心理治療的思考”

來源:本站     作者:鄒 燁 音樂學系2020級音樂治療本科生    發布時間: 2021/10/26 16:24:38   


       10月21日上午9點,音樂學系2021年學術講座之三——“對中國音樂治療發展的反思和后現代音樂心理治療的思考”在校本部琴房大樓音樂治療中心舉辦,主講人是來自中央音樂學院的教授、中國音樂治療的領軍人物——高天。此次講座通過ZOOM線上講座的方式進行,本次講座由音樂學系系主任楊曉琴教授主持。

       高天教授雖身在美國,但一直關注著國內音樂治療行業的發展,他首先回顧了音樂治療專業在中國的建立、發展歷史和目前的應用情況,并提出了自己目前對行業發展現狀的擔憂:目前在行業內活躍的音樂治療師非常依賴使用再創造式音樂治療方法,與“音樂娛樂”之間邊界模糊,停留在支持、活動取向的層次,僅僅如此,無法體現音樂治療的獨特性、專業性、技術性,與美國音樂治療相比,二者發展的共性都存在Superficial(表面化)現象。也有一些治療師在治療過程中大量使用鼓圈技術,滿足這一技術帶來的娛樂性,但其實鼓圈并不具有音樂治療的基本特征,偶爾用來進行氣氛渲染是可以的,但不能“為了活動而進行活動”。這樣的行為沒有側重點,既無法起到治療的效果,也無法體現治療師的存在價值。

       治療師必須在臨床過程中證明這一專業的醫學價值與社會價值,才能讓大眾認可音樂治療是一門系統科學,而非單純地唱歌、彈琴。治療師在治療與研究中必須要清楚治療目的、各個來訪者的特點、活動細節的側重,觀察、記錄來訪者的行為變化,用統計學數據證明治療方案對來訪者是否有療效。

       接著高老師分享了他最近在臨床中對后現代音樂心理治療的思考。學界認為,后現代思潮起源于20世紀70年代,發展至現在并沒有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和方法,與精神分析、行為主義等其他傳統方法相比,它并不注重問題取向,而更多使用來訪者的積極資源。在美國,例如Nordoff-Robbins音樂治療方法,它是基于人本主義建立的一種音樂治療方法,這種方法被大量運用于特殊兒童中,它拋棄了傳統在該領域治療干預中占主導地位的問題取向,而注重發掘找尋特殊兒童的潛能,從而達到治療目標。

       高天教授認為這一思潮在中國剛剛起步發展,并將自己這十多年對于創傷治療的心得體會跟大家進行了分享:治療師需要相信音樂本身的美感,相信病人的能力,以仰視的態度對待病人,將音樂作為激發點,讓病人自行體驗、跟隨,順其自然的找到解決方案,這種人本的方法是非常適合處理有心理創傷經歷的人群。

講座的最后,高天教授為同學們的問題耐心進行了答疑。

       提問1:高老師您好!請問當下中國的音樂治療對標國外處于哪一發展階段呢?

       解答:我們國家的音樂治療相較美國的學科教育、行業普及落后,但也有一定程度的成熟,對比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中國的音樂治療在亞洲發展較好。臺灣雖然發展時間比大陸長,但本土大學沒有開設音樂治療專業,只能靠人才的引進,而他們大多都在醫院、特殊教育學校工作,規模并沒有大陸廣泛。日本有不少學校開設了音樂治療專業,從美國回來的注冊治療師規模也比較大,但開設的課程較為基礎,在醫院內專職音樂治療師數量較少,缺少專業性。此外,日本文化的保守性也使得這一學科在日本發展緩慢。韓國有部分開展這一課程的學校質量較高,但大多學校所設文憑門檻較低,入學與畢業要求隨意,亂象普遍。中國音樂治療的發展速度和規模在全世界范圍內都靠前,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學習該專業的人數都令人鼓舞,常見就業機構對音樂治療的接受速度也非常迅速,許多醫院都有專業治療師就職,這些現狀在全世界范圍內都具有影響力。

       提問2:謝謝高老師!我想請問音樂治療師在醫院環境里如何與其他人員,例如醫生、護士等協同工作?

       解答:中國的醫學模式相對保守,其生物醫學模式使得醫療整體變得機械化。西方的醫學模式融合了人本主義思想,在情緒方面對人影響巨大,對病人具有生理、心理治療功效。但隨著諸多醫院對音樂治療的接納,治療師逐漸在醫院擁有自己的位置,與醫生從生理角度對病患進行藥物治療相配合,更加近距離與病患進行互動。

       提問3:謝謝高老師!我想知道音樂治療可以和中醫的針灸進行結合嗎?您是如何看待這一治療方式的呢?

       解答:我很能體會大家的民族感情,我曾經有過類似想法,但遺憾的是此路不通,沒能進行下去。現在電針灸較為普遍,我們都知道它的振動頻率是固定的,但隨著人的使用頻率,所建立的耐受性會一再提高。之前有人提出將音樂頻率的變化轉化成電流的頻率,嚴格意義來講這并不是音樂治療,還屬于物理治療,在臨床實踐上看來效果不大。其實不僅如此,包括五行音樂治療,我曾經帶領我的研究生秉承嚴謹的科學態度對此進行了論證,并將結果發表了學術論文,很遺憾并沒發現其中的科學依據,當然從我本人的角度來說是并不反對學者對中國傳統文化與音樂治療結合研究的!

       在高天教授解答完同學們的問題之后,音樂治療專業王露潔老師對今天的講座進行了總結:“首先非常感謝高天教授帶給我們一場精彩的講座!高老師是中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1986年赴美學習音樂治療,畢業后回國建立了完整的學科體系并將其根植在祖國的土地上,對高老師而言是一場勇敢而華麗的冒險,對整個中國音樂治療學界而言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我們今天所使用的教材都是由當年高老師帶回國內進行翻譯、撰寫的,可以說高老師奠定了中國音樂治療學科教育與行業科學系統發展的基礎。目前,中國音樂治療的發展與三十年前相比有了截然不同的新局面,作為音樂治療師不僅要對學科歷史有一定認識,更應立足當前,著眼未來,把握行業最新進展、洞悉學科未來發展,秉承多元價值取向,具備全面的工作能力,方能適應時代的需求。”精彩的講座就此劃上句點。

                                                                                                                                                                   

                                                                                                                                                             攝        影:鄒    燁

                                                                                                                                                             編        輯:李    雪

                                                                                                                                                             審        稿:格桑梅朵

                                                                                                                                                         






 武侯校區

地址:成都市新生路6號
郵編:610021
電話:028-85430202
傳真:028-85430722

 新都校區

地址:成都市新都區蜀龍大道中段620號
郵編:610500
電話:028-89390026

 招生電話:028-85430270 / 85430022

  研究生招生咨詢電話:028-85430277

  藝術考級咨詢電話:028-85490737 13060008118
   

請關注微博       請關注微信

四川音樂學院教育信息技術中心版權所有? 2013       ICP備05016678號
网易彩票网|安全购彩